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新名侦探可南](1-5)
[新名侦探可南](1-5)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国产AV手机在线-日本综合高清一本视频-欧美av无码免费电影-中文字幕国产在线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新名侦探可南
 

 排版:zlyl
 字数:55600字
下载次数: 321



 


***********************************   前言:
 
  此乃我第一篇在看过前一篇「毛利兰」先生的《名侦探可南》后所续写之文 章,其故事或有些微之处无法和前故事连贯,愿读者不要太在意。此外这篇文章 乃匆匆而赶,或有不少错字,或语意不顺之处,望读者多多包函,并请各位多多 指教,也请原作者「毛利兰」老师多多包涵我承续他之作品。
 
  请各位多多回应,并回头看看前作。
 
  本文章内容绝非影射任何人、地、团体,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我是工藤洗一,是个侦探。大家应该都知道,自从我被一个犯罪集团注射了 某种毒药,我的身体竟然变成一个小孩后,为了找出幕后集团,我化名江户川可 南,寄住在我青梅竹马的女友——毛利兰的家里。下面就是我们的故事…… 
  在上一集的故事里,我被卷进了火扁市长及仪交议员的事件里,因此而侦破 了一个犯罪组织,然在这次事件中,我也惊觉的发现小兰的真面目,虽我用其药 物控制了小兰,然好景不长,我的身体无法持续保持大人的身貌,因此大部份的 时间,我还是保持小孩的面貌,以减清身体的负荷,但我的下体却能持续着大人 的身段……
 

                序言
 
  在本次的故事中,小兰受她朋友园子的邀请,参加玲木集团的晚宴,其中既 然遇上上次事件中的阜东火扁,如今它以当选为首相,在这安闲的宴会中又发生 了杀人事件,是组织的魔爪,还是首相的阴谋,唯一看破真相的是貌似小孩、却 智慧过人的「名侦探可南」。
 
  请开启名侦探柯南的MP3。
 

            (第一章)阿笠的家
 
  「过来……小女孩。」
 
  「是的,我的主人。」
 
  神秘人一伸手往女孩下体抓了过去,只听女孩一声惨叫,随即软倒在神秘人 的身上,这声惨叫与其说是凄厉,不如说是快乐中的兴奋。
 
  「才两根手指就流出这么多水,你真是不折不扣的淫贱女孩呀!」
 
  「是的,求求主人用你雄壮的男根填满我空虚的小穴吧!」
 
  「哈哈!还真敢说。好吧,就让我享受一下你那受过训练的小穴吧!」 
  这时,女孩就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下,并自动的把她屁股抬高,来迎接着她的 「主人」的冲击。随着神秘人把他的男根塞入,女孩发出兴奋的叫声。
 
  「哇……主人好厉害ㄡ!奴……奴……奴婢我……我……我爱死你了……」 
  「哼!别顾着享受,说说看你这次的任务是什么?若是失败了,我保证你有 罪受的。」
 
  「是……是!奴婢知……知道……喔……喔……不过……既……既使是…… 主……主人的处罚……ㄡ……奴……奴……奴婢我也……很……喔……喔……很 高兴的……的……接受……呀……不行了……要升天了……」
 
  「好!那说说看这次的任务目标是什么?」
 
  「是……是……是工藤……工藤洗……哇……喔……喔……就是可南丫…… 可南……」
 
     ***    ***    ***    ***
 
  自从药性出了点问题后,我就请博士帮我研究新药,以持续我大人的身貌, 当然小兰也跟着我过来,由于她已经是我的奴隶了,因此什么也不用瞒她,反倒 是可以尽情享受她身体所带来的滋味。
 
  这天我和小兰来到博士家,博士在新药的改良上好像问题重重,不过幸好有 灰原帮他(注∶灰原爱是假名,她一样是服过这使身体缩小的药,而后逃离了组 织,是这药的开发者),我想应当会事半功倍。
 
  「唉呀,洗一你来呀。ㄡ……小兰也跟着来了。」
 
  「是的!博士您好。」小兰向阿笠博士鞠了个躬。
 
  当然,博士已经知道小兰明了了一切,但并不知道她是我性方面的奴隶。 
  「喔!小兰真懂礼貌。」
 
  「博士,新的药好了没有?我不能老是维持这样的身体。虽说紧急的时候可 以用之前的药来维持我原来的样子,但还是很不方便呀!」
 
  「这个我知道,但药性还是没办法控制,现在灰原这在地下室里研究,你过 去向她问问。」
 
  「咦!灰原一个人自己研究呀?」
 
  「是呀!她说药有奇怪的副作用,要我不要去打扰。」
 
  「好吧!那我就过去问一下好了。」
 
  「刚好有个朋友邀请我去参加一个宴会,这两天我不会在家,你有什么事就 直接过来找灰原好了,那我就先出门了。」
 
  「好吧!您就好好去玩吧。」
 
  不久博士就开车出门了。这时我发现小兰的汗越流越多,脸也越来越红,还 带有一点喘气。
 
  「小南,我受不了了,帮我把它拿下来好吗?我要你那两根粗硬的肉棒。」 
  我命令她在我变小孩时叫我「小南」,用小孩的体态去奸淫她,有种姐弟恋 的快感。由于这时的我身高只到她的腰部,我就伸起我的右手,把她的短裙向上 翻。只见短裙内的白色小三角裤,中间有一物隆起,且不停的抖动,其根部大半 已湿,中间还有黄澄澄的尿垢。
 
  「这样就受不了了?小兰姐真是淫荡。」
 
  「快点,别让小兰姐着急嘛!」
 
  「好吧!」我伸手往她湿透的三角裤一抓,把她那湿透的内裤及人工阴茎, 粗鲁的向下一脱。只见小兰身体颤动了一下,淫荡的密液伴随的人工阴茎缓缓的 流下。
 
  「想要我的东西就过来帮我裤子脱下。」
 
  小兰快速的蹲下,又温柔又爱惜的帮我把短裤脱下,那两根和我现在年龄不 相称的东西马上脱颖而出,小兰用她柔软的舌头,将她的口水沾满我的肉棒,两 只手还不时的抚摸我的睾丸,她很清楚,能满足她的只有这个东西。
 
  「小南!姐姐受不了了,可以放进来了吗?」
 
  「真没办法!……好吧,就让我来满足小兰姐姐吧!」
 
  「小南真乖。」说着小兰就躺在沙发上,我把她裙子一翻,大腿一抬,两根 粗猛的野兽即往她小穴及屁眼冲击。随着一声淫叫,小兰用她的双腿把我身体夹 住,双手紧抱着我的头不停着在她胸前磨擦,身体也不停的快速扭动。隔着制服 我可以感受小兰趐胸的温暖,那是裸体做爱所没有的快感,鼻子所闻是阵阵少女 身体的芳香,头上感受到的是小兰嘴里所吐出的阵阵的暖气。
 
  只听到小兰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啊……洗一……啊……主人……啊……啊 ……不……小南……姐姐……我好……好……好高兴……兴……啊……前面…… 面……和后……面……都……是……」
 
  「姐姐,你身体好香,我好喜欢姐姐ㄡ!」
 
  「是吗?那姐……姐……姐……让……你……闻……闻个够……」说着,小 兰双手更用力的抱着我的头,并不停的在我额头上乱舔乱吻。
 
  突然间,我发现小兰前后两穴一紧,全身也颤抖了起来,嘴里的叫声更是性 感,阴道里也泛滥着水浸,我知她高潮快来了。果然过不了多久,小兰就叫道∶ 「洗一……喔……不……小南……快……快将小兰姐姐……啊……两穴给……给 ……啊……啊……给射满……啊……」
 
  「小兰姐这怎么行呢?我还没满足呐!」
 
  「小南……姐……姐姐……求求你……求求你……不……主人……请……请 你赏……赐你的精液……在我……在我的……在我前后的小穴吧……哇……主人 我求求你……求求你。」
 
  看到小兰那歇斯底里的哀求,我也满足了我男人的雄威,「好吧!我就给你 吧……」我朝着小兰两个淫荡小穴疯狂的发射,像似要把她填满一般,丝毫不顾 虑那妙龄美女所有的怀孕危机。小兰也像似享受那精力泉源的注入,一声哀鸣之 后,身体点动抽搐,嘴里流出幸福的唾丝。
 
  我把我两根巨兽快速的拔出,取代的是掉落地上的人工阴茎,并由口袋中抽 出一个较小的振动阳具,毫不留情的往她屁眼塞入,使的她两穴中的精液无法外 漏,接着帮她穿上三角裤,并在她回神前不停地抚摸她的大腿。
 
  我捏着小兰的鼻子说道∶「小兰姐姐,我帮你清理好了,现在换你帮我清理 了,等等还要下去找灰原呢!」
 
  小兰睁开那空洞的双眼,缓缓的爬起,将我的阴茎塞入嘴中,用舌头把残留 的精液舔了干净,最后用她的秀发及短裙擦拭我的巨,帮我穿上裤子,然后跪在 一旁说∶「多谢主人的赏赐。」
 
  「咦!她什么时候多了这一招?」看着她红润的皮肤、空洞的眼神,嘴旁还 有唾液的痕迹,实不忍多加讯问。也罢……说不定这才是她真正的本性。 
  我对她问道∶「今天在学校里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像主人似的座回 了沙发,任由小兰跪着。
 
  「园子的母亲邀请我和爸爸去参加星期六晚上的派对。」小兰双眼空洞的回 答。
 
  「ㄡ!是怎样的派对?」
 
  「说是有关政治募捐的派对,其中锅民党、民侵党、星党、贡产党(贡丸生 产党),以及氢民党等大老都会参加。」
 
  「为什么要叔叔参加?」
 
  「是因为收到政治资金恐吓信函,园子的母亲希望知道是谁发出的,园子希 望我也能参加。」
 
  「为什么要你也参加?」
 
  「园子说,参加宴会说不定可以钓到新一代的党政菁英。不过主人,我是不 会背判你的。」
 
  「@$#&%$$!」这个园子,有机会要给她教训一下。
 
  「起来吧!我们去找灰原。」
 
  「是。」小兰喘呼呼的站了起来,还没站稳又跌了下去,刚好撞上插在她后 花庭的阳具,小兰惨叫了一声∶「请问主人,不!小南,我后面的是……」 
  「不准拔下来,那是我给你的礼物。」
 
  「是!」小兰红着脸缓缓站起,身体似乎有点颤动,看来夹着两根走路对她 有点不习惯。
 
  她整理了一下裙子,过来牵着我的手,缓缓的向地下室移动。那里是灰原的 研究室。
 

            (第二章)灰原的研究室
 
***********************************   Ps∶以下以灰原爱(哀)的立场来诉说故事。
 *********************************** 
  我宫野吃保本是组织中的一员,负责组织的药物开发,没想到姐姐为了要我 脱离组织而被牺牲了,不久我也被此事件牵连,在组织企图杀我前我服用了AD TX4869,就是那使洗一身体缩小的药,我和洗一一样并没有死亡,反而使 身体缩至我八岁的时候(Ps。原着为6岁,笔者稍加变动),我因此而逃过一 劫,然而组织似乎没放弃对我的搜查,我在阿笠博士的帮助下,以灰原爱的假名 在米花镇生活,一方面也希望能制造出使身体回复的药。
 
  两个礼拜前,洗一把之前他破获组织的药拿给我研究,这药可以令他恢复原 状,然随着时间的消逝,他又变成一个八岁的小孩,这药可使他恢复原状一定的 时间,但却无法真正的使他还原,反而带给他一个副作用——第二根阴茎(请见 「毛利兰」的《名侦探可南》)。他在警方把所有资料没收前,偷偷的将该组织 的药方资料藏了起来,当然也包括使他身体恢复的药及组织新药——快乐水,这 药可以使一个贞节女性在一瞬间成为听话的淫荡宠物。
 
  我也透过这些资料发现了几个可怕的事实∶
 
  一、组织还存活着,上次被抓的不过是基层的试验部门,其组织之庞大以介 入某些国家的政治界及金融界,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杜松子以及伏特加并不在被抓 的名单中。
 
  哼!福特加这色鬼,当初在快乐水还在试验阶段,就想要对我使用。好在药 性尚未显着,不然一辈子都成他的俘虏了,不过我也用我的身体去交换了在组织 中的一点地位。
 
  二、当初所开发出来的快乐水并非最终完成型,在药物资料中还有一项比快 乐水更恐怖的新药——超。快乐水,这款新药不单对男女都适用,更恐怖的是有 催眠俘虏作用,被使用者会对他的主人——也是第一次对他下暗示者无条件的尽 忠,而被使用者完全没有此知觉,只是下意识的服从。换句话说,根本无法由外 表得知何者为使用者,何者为被使用者,因为他们的日常生活都和平常一样。 
  我对那快乐水的兴趣远超过ADTX4869,一方面是因为当初我差点成 为它的牺牲品,当然我也看过用过这试验品的女子(那时只适用于女子)身体及 意识上所发出来的快感;另一方面我也深信那ADTX4869的解药,一定是 从「快乐水」的药方中演变出来的,毕竟ADTX4869只不过是快乐水开发 中的副产品罢了。
 
  我深知快乐水的药性,因此拒绝阿笠博士接近我的研究,深怕一不小心,自 己给药性所迷,而把自己的贞操交到另一个男人的手中。如今的我不过是八岁的 小孩罢了,如何能承受那性爱所带来的冲击?何况我想我既然缩小到八岁,那我 处女膜也应当也恢复了。
 
  当时姐姐一直要我保护它,我也深信这最后一定会给姐姐的……我亲爱的姐 姐宫野明妹,那狠心的男人竟将我的贞操粗暴的夺了过去,哼!当然我也利用他 在组织中谋取了不少的利益。直到组织要处决我时,没想到执行者就是那个伏特 加,听说他还自愿的,从此我就摆出冷酷的面孔,既使是小孩时也不例外。 
  那时他买饮料给我喝,本以为是他的好意,没想到里面竟是那试验中的快乐 水,他看到我视破了他的阴谋,竟然强撕我的衣服,他的双手粗鲁的在我胸部打 转,舌头也强伸入我的嘴巴,接着他拿出那硕大无朋的家伙,狠狠的朝我那戳过 去。他强迫我喝那罐饮料,虽然我闭上了嘴巴,但还是有少数流到我的口中,接 着我只闻到一股腥臭,他的舌头又伸进了我的嘴巴,并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那快乐水的效果真大,我全身有一股电流通过,接着我做出我从没做过的淫 贱姿势,也发出我从没发出的淫荡声音。我感觉到我大腿夹紧了,我的身体也配 合他在摆动,他的东西真的很粗大,我有种空虚被填满的感觉,我已分不出那时 从我小穴中流出来的是血还是淫水,我只觉得那东西好舒服……好甜美……好美 好……我好爱肉棒喔……
 
  「奇怪!我是怎么了?」我发现我裤子已经湿了,全身也一种软弱无力的感 觉,喉咙也好乾,好想找人抱一下。
 
  「我的身体现在才八岁,不可能会有发情的反应。难到是真如我所料,吸到 了快乐水所挥发出来的蒸气吗?」
 
  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我嘴巴好乾,我下面好痒,我越抓它越痒,只有淫水 不停的流出,把我内外裤都弄湿了。我要男人……我要男人……我要肉棒……我 要肉棒来满足我,我闻到味道了,有男人的味道……有精液的味道……
 
     ***    ***    ***    ***
 
  「灰原,我和小兰来看你了。灰原!咦……灰原!你怎么了?」
 
  来的是工藤洗一,不过是小孩的模样,我要大人,我要比我庞大的身躯来紧 紧抱住我。
 
  「灰原!你怎么了?怎么跪在地上,哪里不舒服吗?」工藤看到我湿透的裤 子,突然间若有所悟。
 
  我的喉咙越来越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我也不跟他客套了∶「给我……」 
  「什么呀?」工藤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微笑,小兰在后面也露出红润的笑容。 
  「快!快给我……不是小孩子的样子,我要你大人的样子。喔……快……」 
  「什么嘛?我还不知道灰原你那么猴急,还会挑食呀……」
 
  「快!我求求你,我快死了……喔……我死了就……就没人再帮你做解药了…… 所以……喔……拜托你……快……」
 
  「嘿嘿!好吧。小兰,帮我把衣服脱掉。」
 
  「是。」小兰把他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掉,并把它摺好放在一旁,小兰的动 作看起来不太自然,好像有什么东西压住似的。
 
  我也没功夫去注意那么多,我只知道我快要疯了,我要吸吮那男性的腥舌, 我要喝男人的唾液,我要抱那雄壮的身躯,最重要的是我要男根填补我的空虚, 我没想到一个八岁的身躯竟有如此的欲望。
 
  只见工藤脱光了身体,吃下了那使他可以恢复青少年身躯一段时间的解药, 他的身体恢复为一般青少年的体材。在他身体恢复的一煞那间,我的理智也崩溃 了,我用我仅存的一点力气向他扑了过去,并猛力的吸吮他的嘴巴。
 
  他的舌头好甘美喔!他的唾液西更是可口,他的胸膛……这是男人的味道。 我吞下几口他的蜜唾,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身体变得好热……好热……我希 望有人能把我衣装上的束缚给脱掉,但我的双手却又舍不得那雄壮的胸膛,我的 嘴舌也舍不得离开洗一那甜美的蜜唇。
 
  洗一没让我失望,他的腥唇并没离开我,甘舌也不停的在我嘴里打转,但他 的双手却已经开始帮我宽衣解带,并不时的在我身上抚摸。我的身体好热,我的 心也好痒,但我的下部更痒,就像似有万只蚂蚁在我的子宫那不停的吸螫。 
  接着他脱下我那已经湿透的白色小熊内裤,那是给小孩子穿的,我并不想穿 这种内裤,但我的身体只是个小孩。是吗?我的身体真的只是小孩吗?
 
  「灰原!你怎么穿这种小孩子的内裤?你看看你……这么大的洪水,哪像穿 着这种内裤的纯真小孩。」
 
  「不要欺负我!快点进来……说一些我喜欢听的话……说一些温柔甜美的蜜 语……快点进来……狠狠的来操我……拜托……」
 
  「真是可爱!那我看前戏也免了,反正你也够湿了,不过你现在是八岁的小 孩,你承受得了吗?」
 
  「不要顾虑我……快……我……我……我好痒、好热……」说完,我在洗一 的胸膛疯狂地乱吻,我现在不单需要男根,我也需要男人的汗水、男人的味道。 
  「是吗?可是你刚才说,若我不给你,就不帮我做解药了,这……」洗一在 说这句话时,还不时地把他的龟头在我小穴前磨擦,「是我错了好不好?是我不 对!求求你……不要让我着急……」我拼命地用我胸前的两颗小梅豆去刺激他的 性欲,另一方面我那两颗小梅豆也开始发痒,如不这样磨擦,我想我会先疯掉。 如果我能恢复为大人的身躯就好了,他此刻又怎能忍耐得住我丰胸的挑逗? 
  「好吧!但如果我两根齐上你可能会受不了,就先给你一根吧!」
 
  突然间我感觉到一阵刺痛,这痛楚直通我心,我的身体彷佛遭受一股强烈电 流,也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但随着这个刺痛,我身体和心理得到无限的 满足感,这和当初我破处女的感觉不同,这次要满足多了,感觉也更为强烈。 
  不知不觉中我身体随着洗一的摇动而摆动,声音也随之起伏,我藉由侧面的 镜子看到自己做爱的身影——我像只无尾熊般环抱在这个叫工藤洗一的尤加利树 上,我跟本听不清楚我在叫些什么,看着镜中的我,香汗淋漓、双眼无神、面色 红润,娇小的身躯不断贪婪的颤抖……原来我是这么漂亮、这么美丽…… 
  我起抬头,用我迷惑的双眼看着那满足我愿望的男人,他真的好帅,他真的 好好,他身体的味道好棒,最重要的是他的肉棒好温暖,这份温暖彷佛通到我的 心腑,我真想要他做我的主人……不,我一定要他作我的主人,在他面前我情愿 当做一条宠物。这不是药性的关系,这是我的愿望,我发誓,我一定会像小狗一 般,用我淫贱的身躯……为他做一切的事……即使要我的命也没关系。
 
  这时我发现我耳后有一阵阵热气,原来是小兰!是小兰姐在挑逗我的耳朵。 她也是洗一哥的奴隶吧?她好香ㄡ,这味道和我姐姐宫野明妹好像,她的舌头在 我的耳后不停地打转,她的手竟然游走到我屁眼附近,我感觉到她的手好热,好 柔软。
 
  突然间,小兰姐把她一根指头深入我的肛门之中,不停的抽插起来,我全身 像再次触电般的又开始颤抖,全身肌肉也僵硬了起来。
 
  「嘿!小兰,真好玩,这小妮子竟然也会夹紧耶!」
 
  「是吗?说不定小爱跟我一样,天生是做奴隶的料喔!来,小兰姐给你一个 奖励。」小兰往我的嘴唇那吻了过来,同时她的手指更粗暴的在我肛门内打转, 我嘴里不停的发出「喔……喔……」的叫声。
 
  她的舌头好香,这和洗一主人的味道不一样,不,也许一样,只是感觉较为 柔软。我爱洗一主人的舌头,但我也喜欢这个,我全身不自觉的晃动了起来。 
  「ㄟ!小兰,这小妮子满足了我一根肉棒,但另一根怎么办?现在就把她前 后贯通,她一定会断气的。」
 
  「前后贯通也无所谓,只要洗一大人能满意就好。」但神智空洞的我已经说 不出这句话来。
 
  「那就让我来帮洗一主人服务吧!」
 
  「但你前后都已经塞满了东西,站也站不稳,我看你用嘴帮我服务吧!」 
  小兰露出失望的眼神,但还是回答∶「是。」
 
  「不要失望,到时我会满满的射入你的嘴中,这样你今天三个洞穴都有我的 味道了。」
 
  小兰听到这句话才露出惊喜的眼神,她快速的蹲了下来,开始对洗一的男根 进行吸吮,我也感觉有一股温热的湿气在我屁眼前喘息。
 
  由于小兰姐的吸吮,我身体的摆动使得小兰姊的鼻头不时往我的肛门冲撞, 我经不了这一连串的刺激,突然间感肠胃一个蠕动,竟然朝着小兰的脸上放了个 屁。
 
  「哈!小兰,你看这小鬼被我干到放屁了,平常那高傲冷酷的脸,哪有现在 这么顺从性感。」说者他的又手竟过来捏者我的鼻子∶「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对 着人家的脸放屁呢?还不道歉!」
 
  「小……小兰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喔……喔……哇……我 要泄了……要泄了……」我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那飘到云端的感觉了,不过这次……
 这次洗一主人……一定……一定会把我给带上去的……高高的带了上去。 
  小兰似乎完全不在意我的排气,不断的吸吮着,倒不如说她也在享受这味道 以及这种感觉。
 
  「嗯!我也要射了,小兰、灰原给我接好……」
 
  随着一股冲击,我意识也飞到了九宵云端,那感觉甜美至极,我感觉到主人 有一股股的热液往我身体发射。从现在起我属于他的了,别人再也拿不走,这热 热的精液就是他在我身体中的证据,主人热热的精液在我子宫流动的感觉,我爱 死了,我是他的了……我是我主人的了。
 
  我在高潮中双手双腿已无力再抱住主人的身躯,主人把他双手一松,随着精 液、血液以及淫水的润滑,我也跌落在地上,现在我只有喘气的份,并回味那高 潮的冲击。
 
  小兰把主人射出来的精液,像似在品尝极品蜂蜜般含在嘴中细细品尝,还不 时用她的香舌清理主人那两根巨,深怕漏吃一滴似的小心而仔细。
 
  我倒下时,下部所流出的精血混合液,也有一部份洒在小兰姐那美丽的秀发 上,但她丝毫不在意,只是帮主人清理巨。我突然间想到,我也好想喝主人的精 液喔,但疲累的我跟本没有丝毫的力气,伸手去从我下部拿些上来品尝。 
  「喂!小兰,把我刚才在你体内所储存的精液,挤出来给这小鬼喝吧!」 
  「体内所储存的精液」?难道之前他们有……
 
  只听小兰回答一声「是」,就向我走了过来,蹲在我的上方,并缓缓的把她 内裤脱掉。原来他里面竟塞了两跟人工阴茎,难怪她刚才动作那么不自然。 
  小兰将前面的那跟阴茎拔掉,一股浓浓的白色膏液从她阴部排出,向我的嘴 巴掉落,其中还掺有一些尿骚味,是小兰姐的尿吧,由于有着主人的味道,我便 毫不犹豫的把它含在嘴中细细品尝,这味道真好,难怪小兰姐这么爱它。拔完前 面换拔后面,流出来的并不是很多,跟在我体内射出来的简直是大巫见小巫,我 想太半已被小兰的身体所吸收了,不过能品尝到主人和小兰的蜜液,我也不争多 争少,慢慢的把它吞入肚中。
 
  「喂!灰原你还要躺多久?我有不少事要问你呢!还不给我坐起来。」 
  我挣扎的跪了起来,恭恭敬敬弯下腰去∶「主人,有什么事请吩咐。」 
  「嘿!你也开始叫我主人,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他体内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所崇 拜的,我本就应当成为他的附属品。
 
  我把我的感觉告诉了洗一,并为洗一解释快乐水的药性、现在药物开发的程 度,以及我从组织资料中所得到的讯息以及我的猜测。
 
  洗一心想∶原来是灰原不小心吸入快乐水的水蒸气,看来这新一代的药物还 真好用,效果也其佳无比,看着眼前卑躬屈膝、两眼无神的八岁灰原,就不难想 像它的效果。
 
  这时小兰依旧的用她的秀发及校服为我身体擦拭,洗一继续问道∶「组织开 发这种药要干嘛?」
 
  「一开始是为了能顺利的控制女孩,用这些女孩的灵肉来赚钱,若是控制了 出名的影歌星,那更能为组织带来不少收入。为了能和出名美女淫乐,很多企业 头子及巨阀都愿意出高价来达到其目地,其中也涉及到人口买卖。」
 
  洗一点点头,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组织发现药可控治人性,想进一步的开发,若能控制企业头子或财阀 的妻女,只要把这财阀及企业头子杀掉,那组织就可藉由他们的奴隶间接或直接 控制财团了。」
 
  「那」超。快乐水「的开发就是组织想更进一步直接控制身为财阀或政治家 的男性本人,那时只要任何一个组织控制的女人,都可使高傲的男性政治家成为 俘虏。」
 
  洗一心想∶这的确是一个恐怖的计划,大多数的政客多为好色,若药物开发 成功,组织就可能间接或是直接控制一国政治。
 
  「咦!?那目前是否有哪些国家或集团已受组织控制?」
 
  「其它国家还不清楚,但我国在我逃离组织前,已有不少政客和其挂钩,那 时快乐水开发只到一个阶段,有没有政客或财团被控制还不清楚,不过这药物的 开发很费钱,这也是为什么当它还是试验品时就被广泛的使用。」
 
  「嗯……」洗一想起上次到温泉旅馆看到赤树义交和阜东火扁的事情,组织 的确和现在的党派政客有所接触。如今阜东火扁已当选首相,组织渗透层面可能 比我想像还要高,赤树义交当时并未退出锅民党,看来组织的触脚起码渗进锅民 党以及民侵党了,这次园子家中的政治资金黑涵,恐怕也和组织有关,或甚至想 藉此控制铃木财团。
 
  「其中还有一个隐密的资料夹∶SixthDay。」
 
  「SixthDay?」
 
  「不过里面没任何内容,可能是另一个开发计划。」
 
  这时小兰把洗一的身体擦拭完毕,并整理自己的衣服秀发,「主人,那两根 东西……」说着向地上两根沾满精液的人工阳具一看。
 
  「把前面的插上,后面的擦干净后还给我吧,插着这两根只怕你无法走得回 去。」
 
  「是。」说着小兰跪着过去把阳具拿起,一方面吸吮阳具上所残留的精液, 一方面用我那湿湿的小熊内裤擦拭,这时我的身体慢慢的又恢复为小孩。 
  Ps∶以下恢复以工藤洗一的立场来诉说故事。
 
  「那对于药物的开发,你完成了哪些?」
 
  灰原缓缓站起随即又摔倒,双手紧抱着下体,表情露出无比的痛处,看来刚 才的交媾将带给她一阵子的行动不便。看她颤抖着双脚,沿着桌子站起,并缓缓 搀扶桌子前进,拿了几盒东西,又赤裸裸的跪在我的面前。
 
  「禀告主人,这透明的药丸是」超。快乐水「的浓缩药丸,只30秒就可溶 入各种饮料中。这红色胶囊是快乐水胶囊,可一时诱发男女性欲,但事后会忘记 所发生的事,两者都可和您的麻醉针手表交互使用,只是时间和效果会缩短。」 
  「这罐是快乐水的喷雾气,而这两瓶是媚惑香水,分别是对男及对女使用, 擦在身上,可引起异性的注意及性趣。最后这黑色的药丸是」雄心丹「,可在两 分钟内让主人在那方面无敌强猛,药效可达三天,并可随心所欲,无任何的副作 用。但若把外面黑色药衣拔掉,就无法随心所欲,而非泄欲不可……」
 
  我把灰原手中的东西全部拿走,并对她作了一个深深长长的吻,她眼神闪动 着兴奋的光茫,双颊也露出淡淡的粉红色。当我的嘴离开后,一条唾丝衔接在她 和我的舌头上,像徵我跟她的关联。
 
  我用她的内裤去擦拭她那肮脏的下体,然后往她脸上一丢∶「快把衣服穿好 吧!我们要走了。小兰!过来给我穿衣服。」
 
  当我们都打点好后,小爱双手抓着我说∶「主人!我什么时候还可以……」 
  我双手粗鲁的把她推向桌子,并毫不怜香惜玉地向她口中狂吻∶「急什么? 我想到了自然会找你。先帮我把解药及其他的药制好。」
 
  我看到她红润的脸庞露出了浅浅而欢喜的笑容,就和小兰牵着手离开阿笠博 士的家了。
 
     ***    ***    ***    ***
 
  在快到毛利侦探社门口时,一个女孩向小兰打了声招呼∶「小兰……」 
  「是灵子喔。」
 
  「灵子?」我好奇的问道。
 
  「可南,姐姐帮你介绍,这是上个月转到我们学校的木子灵子,我和她是在 空手道社认识的,她在转来以前已在大阪区得到两届冠军了。」
 
  大阪区?服部那家伙的地盘。我露出不削的眼神……
 
  「灵子,这是寄住在我家的可南。是我……是我最爱的弟弟。」
 
  「灵子姐姐好!」
 
  「可南您好!」灵子弯下腰,露出迷人的微笑。这灵子有这秀丽的短发,清 秀不施胭脂的脸庞,只擦着淡淡口红,两眼如黑夜中的星空大而明亮。
 
  「小兰,我听园子说你也要去参加明天星期六的晚宴呀。」
 
  「不……我……我还没决定……」
 
  「是呀!我和小兰姐姐、毛利叔叔都会去参加。」我说着说着,一只手伸到 小兰的屁股后面,把两根指头戳进了小兰屁眼里,小兰全身惊吓了一下说∶「是……
 是……我……我应该会去。」接着我左手伸进了口袋,打开她阴道内人工阴茎的 开关,从伸进屁眼的手指我可以感觉小兰全身开始震动。
 
  「……是……是的……我和可南及我爸都……都会参加。」
 
  「哇……太好了,我最怕这种沉闷的Party,有你和园子在,我就不会 无聊了。」
 
  「是……是呀……」我感觉到小兰身体开始在冒汗,屁眼开始夹紧,一缩一 放真为我手指感到幸福。
 
  「小兰,你身体好像很不舒服,怎么脸红红的?也有点在喘气。」
 
  小兰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回答∶「没……没有呀。」
 
  「哇……灵子姐姐也要参加呀?」我故意叉开话题。
 
  「是呀!灵……灵子的干爹是前锅民党大……大老好伯庄。」
 
  「就是那个和前首相木子光辉不合,闹退党的好伯庄呀?」
 
  「是呀!」灵子咪着眼回答。
 
  我看小兰的双腿已经在缓缓的交互摩擦,屁眼也越夹越用力,我手指又狠狠 地往她内部伸入一次,小兰「啊」的一声跳了起来。
 
  「小兰,我看你好像很不舒服,早点回去休息好了。」
 
  「是……是呀……」
 
  「那就再见,明天晚上见。」
 
  「好,再……再见……」说着灵子的身躯渐渐的远离。这女孩真是可爱,感 觉上还隐藏一种高贵的气质。
 
  这时小兰的身躯已靠近我在我身上摩擦∶「主……主人,不……小南……你 这样的挑逗下……下去,姐姐会受不了。」
 
  我看到小兰的脸上泛起红润,体温也随之增高∶「小兰姐,你这样怎么行? 我刚刚才喂过你耶!」
 
  「可……可……可是你……」
 
  「哈哈!好啦,我们先上去吧,叔叔会等得不耐烦。」
 
  「好!但……但请你……是……是否可以……把……把它……先……关掉, 这样我……我……没办法走……走路。」
 
  「没关系,我会扶你的,走吧!」我举起双手扶着小兰的细腰缓缓上楼,不 时的双手还在她腰间大腿游走,只见小兰精神恍惚、步伐跚的向楼上移动,还不 时有着小声的呻吟。我看到她大腿内侧流下些许透明汁液,知道她开始有了感觉, 接着在叔叔前面作戏一定很好玩。
 
  不久在叔叔的家里我们接到园子打来的电话,是园子的邀请电话。
 
***********************************   第二篇完成了,可能有点……嘿嘿嘿……希望读者喜欢。本故事也尽量承照 「毛利兰」先生的写作风格,加入以女主角自诉立场来诉说故事,尽量使读者没 有承续之感。
 
  另外有读者建议我比照原名写出,事实上我也考虑过,但为增加故事性,吾 采用了些现实名字,若完全照实名,可能有不少的困扰,另一方面也是尊重智慧 财产权,不抹煞原卡通版权和「毛利兰」先生的用心,望读者多多包涵。 ***********************************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冷阳 金币 +10回复过百! 
冷阳 贡献 +1回复过百!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9-24更新.